Eggsy其實滿能接受自己的人生的。

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就過世,自己其實記不得他的模樣,也不記得爸爸的溫暖胸膛是甚麼樣感覺,因為爸爸也幾乎不在家裡,他記憶中只有美麗溫柔的母親,外表堅強但是很脆弱的母親。

因此伊格西很小就習慣督促自己,不隨便跟同年齡的小孩一樣玩耍第一,他要努力學習,不要讓需要獨自照顧全家生活的母親擔心。在他小小的世界裏,母親才是第一,再來才是靠自己的努力爭取來的小成就。

然後還有那枚金徽章。

伊格西沒有辦法忘記那個晚上,ㄧ整天在鄰居家裏玩耍過後被媽媽接回家,然後母親在接完ㄧ通電話過後,失手摔破一個玻璃杯,嚇到了才五歲的伊格西,然後母親一句話也沒有說的開始撿拾玻璃碎片,她跪在廚房地板上好久好久,伊格西都不敢過去問她怎麼媽咪不說話了。

然後又過了好久好久,好像過了好多天,伊格西都沒有再去鄰居家玩,他開始自己在客廳玩起爸爸每次回家都會帶回來水晶球收藏。

然後門鈴響起,一個跟爸爸樣子好像的大人出現在客廳,但是他更高、也更挺拔。

他跟媽媽開始說話,然後媽媽哭了,推開他遞給她的一個東西。然後他朝坐在不遠處地板上,被好幾個水晶球包圍的伊格西走過來。

他從那個說話很溫柔、很低沉,握住自己肩膀的手掌很有熱度的人手中,接下一個金色的小徽章。 

那個人還對自己說了一句話。

很可惜的是,伊格西記得那句話,卻不記得這個人的長相,因為那時他正一手拿著伊格西最愛的白雪水晶球,一面把徽章拿到伊格西眼前,好大好大的手正好擋住了他的臉。

 



 
 


伊格西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哈利,忽然以前他以為早已克服或是消失的不安全感,全都席捲而來。

(待續)

评论
热度(5)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