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完玩命關頭第一集...然後又一直聽See you again,就想寫Brain和Dom之間可能有的甚麼...是清水:)

-------------------------------------------------- --------------------------

從來就只有想要接近那個人而已。

除了會開極速車和混過街頭這兩個條件,讓布萊恩被長官欽點選為臥底之外,布萊恩也曾大力的推薦過自己。沒有警察會推薦自己去當臥底,因為這從來不是件輕鬆的事。大部分警察能少一事是一事,但是布萊恩不一樣。

他年輕、他滿腔熱血,而且,當他聽取局內對唐的簡報當下,他心底就決定要自願當臥底了。

他改名換姓,連續去了那間鮪魚三名治真的很難吃、但是店員還滿算正的店一個月,看起來就像是想要把妹,但其實是為了偶爾,真的事非常偶爾,才能看到櫃台後、紗門內坐著的高大背影。那一天,當布萊恩正在藉跟店員女生聊天其實是又想多待在店裡一會兒的時候,那個一直都只有在櫃台後的人忽然站起身來,推開紗門到門外的冰櫃拿了一瓶飲料。有好幾秒鐘的時間,他跟他四目相對。

布萊恩努力的想把怔怔的表情轉換成初次見到陌生人的面無表情。

他其實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成功。

而那場看似因蜜雅而跟文斯打起來的架,布萊恩真的要極度克制,才能讓自己看起來非常笨拙而不是訓練有素。

當然一切都是先計畫好的。打架、用高級跑車押注、緊緊盯著唐然後把他載離警察的追捕,一切都是爲了要贏得唐的信任。雖然中間因中國人的打岔而讓他們得走好長的一段路才終於碰上一台計乘車回市區,但是布萊恩心情好得很,這一大段的時間正好可以好好的跟唐獨處、順便啦只是順便,套一下唐的話,看他到底是不是飛車劫卡車的嫌疑犯,也好跟監聽器另一頭的同事交待他真的有在工作。

雖然自願接近唐,但是布萊恩決定絕對不表態。他知道唐非常地愛萊蒂,他能懂為什麼那個女人的深琥珀眼神這麼能抓住唐的雙眼,所以他早在任務開始之前,他就知道不用太期待在這短短的幾個月臥底時間當中,能跟唐發展什麼「家人」以外的關係。

 這天,唐終於邀請他到他家來一起烤肉,布萊恩一邊在家裡到處觀察,一邊還是對唐露出無害的笑容,這殺傷力極強的武器是布萊恩特別爲了這次任務準備的,進FBI之前,布萊恩一直都保有被別人說看起來很傻笨的笑容,是經過長時間的訓練,他才慢慢收住總是豪不遮掩的情緒,換上一副執法人員的尖逡面孔。 

這次不過是布萊恩讓自己暫時恢復到以前的狀態罷了,沒有什麼困難。

看著文斯跑回來,還抱著唐的頭親了一下,布萊恩無法克制的火氣不小心洩漏在臉上,但是他馬上把他轉化成好像是在不爽文斯的表情一樣。

那天,他們平靜的用完了烤肉。

之後好幾次,布萊恩數度過於接近唐,每次都無法壓下加速的心跳,因為任何上衣都法阻止布萊恩看著遮住唐總是要爆出來的上身。而且唐應該有註意到他的視線。

還是保持距離吧,通常只要戳破那個真正隔開危險的薄紙,很多事情會變得不再美麗。 

布萊恩再次告訴自己,然後他不再看著唐,所以他沒有接到之後的每一次,唐坐在副駕上時,轉頭看著自己側臉的眼神。

那天,他看聽著唐用低沉厚實的語調說著爸爸出事情而過世的事,看著唐低頭看著自己因為生氣、憤恨,拿著板手失手把那個人打成重傷的手,看著他一閃而過、夾雜後悔和難過的表情,布萊恩差點又克制不住自己快要舉起來前去擁抱對方雙臂。

蜜雅說,他哥哥就像一塊磁鐵,大家都會被吸引過來,布萊恩在心裡用全身來認同,但是用漂亮的辭彙讓妹妹心服於他,這是任何一個稱職的間諜都會的。晚上,他們在車店過夜,捧著蜜雅精緻的臉龐,他看著她深色的雙眼,她的眼睛,跟那個人一模一樣,不愧是兄妹,布萊恩心裡再次感嘆,然後他腦中想著唐,深深的吻住蜜雅。

他真心的愛蜜雅,而他對唐的愛,他全部都放在心底,只要能每天早上看見他和萊蒂平平安安的出現在車廠,沒有一絲犯罪的跡象,布萊恩願意就這樣子守護這家人直到任務結束。

雖然他並不想結束。

唐還不到三十歲,只比布萊恩大一歲而已,布萊恩在FBI已經有五年的時間,這次到洛城來,是一年前的事。當臥底已經是第二次,第一次在差點涉入目標生活太深之際,忽然破案,因此得以抽身,但這次,就原本目的就不單純這個原因,布萊恩實在沒有把握,到了那一刻,他可不可以把手銬親自戴上唐的雙手。 

警方給予的壓力隨時間倍數成長,布萊恩頂住了壓力,他認為還沒有到那個攤盤的時刻。他心裏想相信唐不是劫卡車的罪犯,雖然越來越大的不安在沙漠競速會場達到巔峰,當他看到唐在沙漠半夜開出去的時候,他嚇到了,他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唐真的是那個他將追捕的人;心裡ㄧ片的混亂,他拼命的說服蜜雅,甚至不惜曝露身分,他都要去找唐。他怕唐會被武裝的司機甚至是同事,在路上就被圍剿。至少至少,他要趕到現場,看看他能做什麼。爲了救文斯,布萊恩用警方用聯絡電話叫到了救命的直升機,他能感受到唐在一旁起伏的胸膛、喘著大氣、留著血的臉靠的如此之近,但他幾乎很難直視那一雙在烈陽下近乎墨色的眼睛。

他繼續大聲的跟直升機指示方向。

最後的最後,他看到唐開著爸爸的黑車要逃要逃走,他沒有遲疑,驅車開始緊跟。

他太了解唐,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他更認識了他的自製力、他處驚穩重不慌的個性、以及對家人朋友不遺餘力付出的愛。

那四分之一哩路的最後飆速,短短幾秒的時間,布萊恩決定放任自己的腦袋去,他ㄧˋ直看著唐的臉,他大力的想像他們如果擁抱的感覺,他想著從駕駛座越過去吻唐的感覺,他想著把唐的雙臂高舉過頭、親吻他的手臂線條的觸感。 

然後他們踩下油門。


扶唐的腰從撞爛的撞爛的車窗爬出來,是最後一次的身體接觸,而遞給他車鑰匙,是無聲的道別。

放走他,是在一切開始之前,就已經作好的決定。



评论
热度(1)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