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和第三點都沒有甚麼萌點兒。

我直接跳到第四集繼續DBD。

-------------------------------------------------- --- ----------------------

拿著槍,布萊恩ㄧ進房,看到那個背影,心ㄧ驚。唐⋯

五年了,天知道他怎麼樣每天晚上都想著他,想著他低沉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像是用聲音在撫摸他全身,這樣,他才能在感到孤單的時候,還能睡得著。

 

五年了,聽到他的聲音他回頭。

唐想要再更冷靜的狀況下與布萊恩久別重逢,更好的是在四下無人的狀況,這樣說不定自己就不會顧慮這麼多,而能ㄧ圓這幾年來的夢想,那就是感受兩隻手扣住那結實的腰,在充分搓揉之後提起薄薄的上衣,手伸進去再重複一遍相同的動作。

但是眼下的狀況是,自己正抓著知道誰殺了萊蒂的混蛋,極度想要就這樣放手讓他從窗戶摔落地面,然後布萊恩理所當然的正姿勢標準的雙手托槍指著自己,因為他現在的身分是個FBI。

哦天阿我真愛他拿槍的姿勢。 

帥氣又帶感。

唐差點沒鬆手就這樣讓那個人摔死。布萊恩約了密雅見面,因為他想她,他更想念唐,五年了,五年前還來不及解釋清楚,所有人就分道颺飆,他現在非常急於知道更多唐的事情。什麼都好。

 

蜜雅最後只有問"為什麼你讓我哥哥走?"

ㄧ句話讓布萊恩無語。

我不知道。

 

Shit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

其實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還不願意承認。

 

那聲"GO!"之前,唐轉頭,穿越兩台車,他看著布萊恩,現職FBI探員。

好多年以前,這幕景像也似曾相似,都坐在駕駛座上,彎起的手掌抓著方向盤,踩下油門前看向彼此的那一眼。

這時布萊恩驚覺,他不想再當甚麼該死的警察,他想回到那個家,有唐在的家。

這時唐下身一緊,該死的,布萊恩,我愛死你的眼睛。

然後他們同時衝了出去。


花水酒池,看著成群的辣妹,唐沒有想著什麼,但ㄧ進撞球池,不知怎的他感覺右邊有甚麼在吸引他轉頭去看。是布萊恩。

還是警察的那個藍眼男人正彎腰俯趴在球池旁,雙手在球桌上延伸出去,要打在球桌中央的一顆球。從唐進門的角度看過去,男人等於像是高高翹著臀部面對唐一般。

Fuck,小子你的姿勢,是要我上你嗎?

跟本沒有那麼帥性感的路人好嘛?

你這個臥底還是不合格阿,你第一次臥底成我的朋友的時候,就已經是錯誤了, 派出你當臥底的人真是腦袋有病。唐暗暗笑了,可是他不反對有任何觀看布萊恩性感的一面的機會。只是不是今天,改天我再好好找機會讓你知道引誘我的的結果是甚麼,今天,我要來找殺了萊蒂的混蛋。


"你是個幸運的小子。"

 黑道老大停下舉杯至口的手,斜眼對裝作一派輕鬆的布萊恩說。"為什麼?"
 

" 因為你跟她妹妹交往過,而你還活著。"黑道老大興味十足的看看布萊恩,又又看看桌子另一頭的唐。

布萊恩停下了動作,只有短暫的一秒,然後他迅速瞥了唐一眼,唐在桌子另一頭咯格笑。

唐看布萊恩一口氣乾掉剩下的酒。

那句話讓布萊恩嚇到了,但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幾秒之間的當機,馬上,他又上線。該死的。

在心理,布萊恩忽然有點失去方向。

因為他記得很清楚,他要跟蜜雅交往的時候,唐有警告過他"你膽敢傷她的心,我就扭斷你的脖子。"

事實是,他傷了所有人的心,但唐還沒扭斷他的脖子。

布萊恩完全不確定他是否該感到高興。


他不會跳舞,他讓靠近的女郎帶他入舞池的原因,只是想逃避自己的感覺。"...眼神,眼神是所有。20%天使,80%魔鬼,"唐看著眼前想要跨越線的女郎,想著的是另一個男人。

雖然五年前發現布萊恩是臥底讓他氣炸,但是這個奇怪的男人之後又做了很多不是警察會做的事,包括救了文斯、放走自己。

好奇怪,他究竟是居何心?他不願讓我被關嗎?


坐在車子裡,被裝在更大的家具卡車裡,空氣悶熱又乾燥,卻有越來越潮濕的感覺,唐知道,他們正往南走,洛杉磯再往下,墨西哥。

整整好幾個小時,唐只有下車小解ㄧ次,而且他連看也不看停在後面的布萊恩的車子一眼,因為他如果不小心看到那雙藍眼,他可能又得在車子裡用手替自己解決ㄧ次,然後又要下車小解ㄧ次。實在是他媽的麻煩。


"把唐也一起逮捕,布萊..."蓋上手機,忽然看到地上延伸的血跡,讓布萊恩掛了電話。

"你需要看醫生。"

看著唐正在滴著血的肩膀,布萊恩的語氣沒有隱藏的擔心,唐每一個字都聽的清楚。

"我們需要地方藏錢。"唐讓自己直直看著布萊恩盡是擔心的臉,和藏在陰影後面的藍瞳說。

"...我知道ㄧ個地方。"

當唐看著自己的時候,布萊恩知道他完全沒有辦法不答應唐的任何一個要求,就算幾乎都不是要求。要不是他受傷,他也沒有表態,他還真想在好不容易身旁沒有人、沒有監控裝置的干擾的時候,對唐做盡一切他在腦海中想對唐做的幾千幾百變的事。


明明是警察和犯人,旁人如果不知道這層定義之上的關係,會以為他們是家人。沒有可以這麼熟悉又平和的對話,仿彿早就是如此。 


布萊恩不願承認,但是他真的骨子裡是反的、是犯罪頃向的,唐想,因為沒有警察會切割不清自己跟工作,工作是工作,抓這個人,抓那個人,跟誰被抓都無關,這只是工作,但這小子好像永遠也搞不清楚。對他而言,每一刻都只是他在過著自己的人生,絕大多是時間是警察,但是ㄧ遇到家人,唐有點自喜的想,由其是遇到我,他就不知不覺得開始過著所謂人生,做決定的憑據也變了,只是他本人不察,以為他還是警察,只是暫時不是。 

"競速,活在當下。"唐對布萊恩的這句話,竟然影響布萊恩至今,讓布萊恩開始過著黑白不分的生活的人,就是自己,唐對此發現,感到大大的愉悅。

直接的證據,確定布萊恩這小子無法脫離自己的證據就是,當蜜雅處理完兼上的傷口,三人坐下來一起吃飯的時候,唐就從此再也沒有疑惑了。因為沒有警察會坐下來跟他的任務作飯前禱告的! 


那是個平和的夜晚,然後唐發現萊蒂最後一通電話是打給就坐隔壁房間的布萊恩,他抓狂了。

他把他跩到地上,狠揍他的臉,布萊恩看上去很驚慌,但是他不管,他也愛萊蒂,她走之後他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但現在,他拳頭ㄧ接一個落在金髮男人的身上,他只想哭。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金髮男人ㄧ個腰起,長腿盤上他的脖子,他用力站起身,連著掛在身上的男人一起離地, ㄧ個慌張,唐看準那一個的鬆懈,又是一個狠狠的把男人摔在地上。

他聽見骨頭撞在地的沉悶聲音,還有倒反呼的痛苦氣息,他沒有感覺,戚身上去又要開始輪揍。

"她為了要讓你回家,她拜託我讓她當臥底,交換條件就是洗清你的罪名!"聲音充滿害怕和懊悔,躺在地上的男人吼著出聲。 

布萊恩想哭,他不願說出萊蒂的事是因為,他好不容易再見到唐,而且身邊沒有萊蒂,雖然萊蒂的死不是他所希望的,但是能看到有自己出手的機會,他實在沒有辦法不去把握。就算可能被唐視為背叛、說謊的賤人,他還是覺得值得一試。Now or never, sorry Letty.

"唐!我很抱歉!"布萊恩蜷在地板上看著唐失魂似的走遠,心急的大叫"我很抱歉!唐!"他不想要失去唐,他不想。因為蜜雅就在旁邊,布萊恩只能極力克制住下ㄧ句到嘴邊的話,他緊摀住眼,手腕檔著咬緊到要斷掉的牙,整個胸腔又痛又疲累。


"Brain,go!"唐努力的拖住所有的車,只不小心讓那個殺了萊蒂的男人跟上了布萊恩。 

布萊恩!

隧道裏,看不到超前他們前面好多的兩部車,唐不由得也開始害怕,隧道只有那個殺人兇手最熟,開在最前頭的布萊恩知道路嗎?只要一個閃神,救會直接撞毀在隧道裡。

不是不相信那個男人的開車技術,但是深怕布萊恩也會遭遇不測的不安全感猛然飆升,讓唐有點不知所措。老天,之前對他那麼生氣,但是如果他也...

唐根本不敢想像再也看不到那雙美麗藍眼閃閃有光的未來會是怎麼樣悲慘。

還好,最後兩人平安出了隧道。

而且唐不想再跑了。五年前,布萊恩放走放走自己,導致被革職且一直有"勾結"的汙名。

三番兩次,他替他脫險,跟他出生入死。

所以唐決定不跑了,他要自首。

布萊恩,你去哪裡,我就要去哪裡,就算是下監,因為是你,我才願意。



 當然,布萊恩怎麼可能會讓唐接下來17年都在監獄裡?

"我要把你劫出來。"等著我唐,踩下油門到底,布萊恩領著另外兩部黑車,裡面都是唐心愛的家人,現在也是布萊恩的家人,漸漸的越逼越靠近那輛在黃土漫天的沙漠中,兇狠往前駛的囚車。唐就在裡面。






评论
热度(4)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