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所有無數次的低落,伊格西都可以打出那通電話,向他不知道另一端是誰的電話號碼求救。

但是他沒有。因為他習慣總是處於弱勢。

不代表他喜歡這樣,但這是沒有銜金湯匙出生的人的生存之道。

數次被Dean肢體威脅卻絲毫不反抗,為了的是家庭的和協,如果這也算的是上家庭。但至少是為了媽媽。

但現在,可能是因為這次真的脫不了險,或是他忽然衝動想見那個只存在模糊印像中的人,他坐在警局的拘留室裡,掏出藏在衣服下的小金牌。

感謝上天他打出了那通電話。

王子酒吧裡,這個雙排扣西裝的年長男人,為兩人各點了一杯啤酒。

伊格西放肆的盯著做在對面的合身西裝、薄薄的嘴唇,雕刻般的身軀線條。


伊格西看著他,忍不住笑意。

好美的ㄧ個人。


無法克制想要能看到更多的年長男人的衝動,伊格西決定再一次相信。

一切都很好很順利,雖然查理真得很討人厭,但是伊格西最終還是忍了下來。為了要成功,為了要讓哈利驕傲。


可是特務本身就不是能幸福快樂的工作。


哈利被不明炸頭的液體打中後,在梅林束手無策下依舊昏迷,伊格西開始常常在一整天的訓練之後,去看他,坐在他的床邊,整理他的衣服,幫他把頭髮往後梳整齊。因為不確定他對於他漸漸變長的鬍子和頭髮有沒有修剪上的建議,因此伊格西沒有動到他們。

看著不知道會不會醒來的男人,伊格西已經無法再有更多的擔心了,因為擔心的極限他已經在得知哈利的意外之後,親深測試過了。

他只暗暗希望,既然無法避免未來繼續特務工作這種危險的生活,那隻要能在那最後一刻來臨之前,能夠和哈利有機會過一小段,只要短短一小段就好了,的生活,那這段回憶就夠他一輩子用了。


每個人都有著一些壞習慣。

伊格西進房間前習慣不敲門、拿起陌生的槍不會檢查有沒有子彈、兩個小時可以爆27次的粗口。

哈利習慣遲到、偶爾用他性感的聲音爆一些比較微弱的粗口。



哈利,你回來你回來好嗎?

我太把你視為理所當然。

我以為你是永遠不會死的加拉哈德。


反正是本來就沒有的東西,成為現代的騎士啊、擁有跟那個年長男人身上ㄧ樣的西裝啊。如果再失去一次成為kingsman的機會,那沒有差別,不過是另一次失望。

這些伊格西都能接受。他習慣了。

但是他不能接受哈利總是選擇習慣進入最危險的任務,然後不再回來的壞習慣。

他不能。


 我一直都努力表現良好。

你可不可以不要假裝離開?

再對我說一聲"Good, boy"好嗎?

對我說Good, boy, Eggsy, I am proud of you.

像你多年前我們第一次相遇,你遞給我徽章的時候、手按在我肩膀上的時候,你說的。


Harry, come back, alright?


-END-

评论
热度(2)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