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k Brain:

Dragan sickness 1

這是一個一如往年在夏爾的春天,涼意已經消逝得差不多,微微熱的空氣中有水果和花朵的香氛與青草香,袋底洞裡,一個巴金斯家的哈比人,和總共12個矮人,正坐在頗為擁擠的餐廳,進行著任何一個哈比人都絕對無法忍受的混亂晚飯。而且更令人無法忍受的是,哈比人自己竟沒能品嚐到桌上的佳餚,明明是自己食物櫃裡的收藏,卻因為過於忙碌招待矮人,或者說疲於奔命的阻止他們毀那些他所珍藏的美味,而無法坐下來吃任何的食物。況且根本沒有椅子可以坐!12個矮人加上巫師,已經用掉袋底洞所有的椅子收藏了。突然眾多的吵雜被一串敲門聲打斷。


所有的矮人都安靜下來,跟著的巫師的腳步往大門移動,哈比人因為忽然肅靜下來的氣氛而感到些微緊張,一方面因為那激烈的敲門聲而有些惱怒。Bloody foot!那個在門外的人是用鞋子在踹門嗎?然後巫師拉開了袋底洞的圓型木門,一個矮人探頭進來。"甘道夫。"


有些事發展得很快,快到連自己早已接受了都沒有察覺。


哈比人第一眼看到矮人王子時,便立刻被他美麗的黑髮和藍眼所震懾。還有一種天生的王者氣質。所以在甘道夫為彼此做介紹之前,他就知道了,眼前高大壯碩俊美的矮人,是這次孤山任務的領導。


還有他對巴林所說的那句話"No choice for me"

沉重但是堅定,令人心疼,哈比人現在才了解,也許就是這句話讓他改變心意,決定要向矮人伸出援手盡他的綿薄之力,為的只是能不再聽到矮人王子那般哀傷的語調。


那天,哈比人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聽著矮人們低沉飽滿的聲音誦著遙遠的家園、龍、烈焰、以及歸心似箭。其中,矮人王子最為低沉的聲音,催著哈比人進入夢鄉。


有些事真的很難預料,一切都跟夏爾該有的日常不一樣,一切都失了序。就像他原本應該輕鬆的繼續過著平和的哈比人的早晨,直到無意間看到放在胖腳墊上的牛皮紙,上面用美麗的書寫體寫著"索林 像木盾",然後這個沒來由的驚慌失措突襲而來,讓哈比人立刻拋下過了50幾年生活的袋底洞,匆匆收拾了簡單行李就奪門而出。不再像前一天晚上那般不確定和沒來由的緊張感,這次,他沒有任何一點猶豫。他氣喘吁吁追上騎著馬往夏爾境外走的矮人,大叫著,用他上氣不接下氣還硬逼出來的聲音,對著遠處的隊伍吼叫。最前頭騎著黑白小馬的索林停下了,回過頭向他望去。哈比人並沒想到追上隊伍之後是否該跟這一行矮人的領隊,也就是索林解釋些甚麼,他當時的想法只是認為自己不該放棄這個機會,如果還想看到那個擁有黑髮和淡藍色瞳孔的矮人王子。總之巴林代索林處理了合約事宜,然後哈比人被分配到了一匹棕色小馬。跨上馬匹之後,往前抬頭一望,視線穿過重重矮人,他就能看見索林的背影、批散的黑髮和偶爾隊伍轉彎,一瞥而見的堅挺的鼻樑和同是黑色的低垂眼睫。像一個國王,比爾博想。這天,比爾博感到非常滿足和雀躍。

评论
热度(3)
  1. 喬西凡克Blank Brain 转载了此文字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