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k Brain:

Dragan sickness 2

當比爾博被兩個巨大的食人妖兩手兩腳抓住,就要往外扯斷的時候,索林沒有猶豫地立馬丟下武器,讓自己被食人妖裝進麻袋裡。其他的矮人雖然老大不高興,但也全丟下了武器。比爾博在索林的臉上尋找任何蛛絲馬跡,暗自期盼自己在眼前這個男人心中,畢竟佔有一定地位的痕跡。這次,他再次的不確定。而且,接下來在那座可怕的大山岩壁上,索林在救了完全爬不上山壁的哈比人後,說的那一句話,讓哈比人幾乎要放棄希望了。"他根本不該來!"前一秒比爾博才對冒險爬下山壁只為拉自己一把的索林,心中生出更多崇仰之情,下一秒那一句話就直直戳進心中。


但是,在他真的離開之前,很多事就忽然發生了。現在比爾博回想,當時停下腳步同波佛講了那麼多話,以至於還來不及真正離開,就一起墜入半獸人的深坑裡,如果那時他沒有停下來,而是立刻離開山洞、立刻下山、遠離矮人、回到夏爾、忘記任何有關意外的拜訪這件事,繼續當他的開心的、無憂無慮的哈比人,一切是否會變的不同。是的,一定會不同,因為如果當時他轉身離開,他就不會繼續掛念著矮人、那位王子,甚至可以不要經歷那種痛苦。甚至可以不要經歷那一段感情也好,就不要讓他真心以為可以有甚麼,卻在還是失去之後,只能每晚低頭望著胸前無法填補的傷口,撫著邊緣,希望強烈的撕裂疼痛能減低一些。


接下來發生的好多事,完全都沒有任何的停息,一直到好不容易撐到了比翁的家,矮人、哈比人、巫師,才發現他們已經整整兩天都沒有做任何的休息,也完全沒有睡覺。當全部的人一躺上用馬的稻草鋪的床,所有人都發出感激的嘆息,這已經是這幾日來他們睡過最舒適的床鋪了,對哈比人來說,雖然還遠比不上袋底洞他柔軟的小床,而對矮人來說,雖然他們隨處都可就地而睡,但是能在乾燥的地板上睡覺,總是令人感到高興的。


比爾博找了一個柱子旁的空間,他把稻草鋪成斜的,把外套捲起來墊在腦袋下,然後他躺下來,看著索林走到他身旁的位置,把獸咬劍從背上取下,靠放在他跟比爾博中間的柱子上。比爾博目光隨著他的一切動作,他當然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看著高大黑髮的矮人王子,而索林似乎也沒有發現這緊緊追隨自己的目光。他卸下身上的行李,就地躺在比爾博不遠處。昔日的山下國王、索林的祖父索爾,年輕的時候是極深的黑髮。索林的父親,索恩,則擁有較淡的髮色,但依然是濃密的美麗深色,到了索恩年紀比較大的時候,髮色也漸漸的變得更淡了,但依然是黑髮底的褐色。身為都靈的血脈,索林跟父執輩一樣,天生一頭濃密、色澤黝亮的黑髮。本身不算是毛髮非常的旺盛像某一些矮人一樣,而是剛剛好的密度,所以都靈家的後嗣都可以輕鬆擁有生長的非常美麗的頭髮和鬍子。只是墨色的深淺不一樣。


哈比人則是天生有著淡色的毛髮,柔軟的短捲髮更是夏爾的哈比人的特色。像索林這種顏色這麼深沉,長度這麼迷人的頭髮,哈比人根本沒有見過。可以這麼說,小哈比人被充滿雄性魅力的矮人給煞到了。

比爾博出神的看著背對自己躺著的索林的背影,被細心編織起來的黑髮,跟寬厚的身體。哈比人覺得身體有點燥熱。他有點想替自己解決,但是身旁這麼多矮人的狀況下,他不敢,雖然矮人通常一睡著就像是死掉的樣子,可他還是不感冒這個險。停下往下身摸去的手,比爾博順勢摸到了一個硬硬小小的物品在口袋裡。他往四周張望了一下,確認眼前的矮人王子已經發出穩定的呼吸聲,他把那個黃金戒指掏了出來。端詳著戒指,比爾博有點自爆自棄的放任自己腦袋去,他開始幻想索林用他美麗的藍眼充滿慾望的看著自己,不留任何一點空隙的讓兩人緊貼,想像他壓在自己身體上,想像他熱得著燒的黏膩呼氣噴在自己的臉上、頸上、胸上...戒指好像可以感應似的,它發出了低喃。隨著比爾博的撫摸,這些滾燙的畫面一波一波灌入比爾博漂浮的思緒裡,每一下撫摸在戒指完美的圓弧邊緣,令一個令人發狂的畫面就跳出來。快要陷入昏迷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比爾博面部朝下的被索林按進鋪在地上的皮毛背心裡。

评论
热度(4)
  1. 喬西凡克Blank Brain 转载了此文字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