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利自願成為男孩們發洩過剩的精力另一個管道,就民豪所知,他本人並無覺得不妥。

但是建立關係需要時間,湯瑪士才來到迷宮不到 48 小時,不可能這麼快就需要迦利,或是跟迦利好到可以直接上床。況且他們看起來在立場上是絕對的死對頭。

可是眼前,湯瑪士已經瀕臨高潮,抽蓄的雙腿和扭動不已的身體連帶著另一個男孩前進後退動作越來越猛烈,呻吟中的哭音讓民豪也越來越想要射出來,光是自己櫓動就幾乎受不了的想要直接衝上去也一起品嘗男孩美麗的身體。

“ 迦 … 迦利 … 嗚 … 不要 … 讓我愛上你 … 不要 … 我不行 … 我啊 … 阿阿 ”

“… 湯瑪士 ”

民豪聽見兩人細碎的對話夾雜在陣陣的撞擊聲和水聲中間。

“ 阿 … 阿 … 好 … 好棒 … 迦利 …”

“ 你可以放手去做 … 湯瑪士 … 有我 … 我會幫助你 ”

“ 放心 …”” 阿 …”

最後的高潮是三人同時間的,在那個月光溫暖的晚上,森林隱密處,沒有人看的見聽得見的地方。

 

民豪手臂撐住頭,累的趴在身旁的樹幹上淺淺的喘氣,白天都在迷宮裡奔跑,雖然他知道已經沒有甚麼地方他沒有描繪過了,但是當一個 runner 還是得盡責,現在又是一次高消耗的運動,這讓他已經累的幾乎想要閉起眼直接倒頭就睡。

可是他以為也要回營的兩個男孩卻開始了不同的動作。

 

“ 迦利,你知道我不會待在迷宮,我會離開,我不知道如何,但是我會離開 ”

“…”

“ 一起走,迦利,跟我 ”

“ 我們不能就這樣就好嗎 ?”

迦利坐在地上,月光照著的側臉下一片陰影,他看起來很冷。

民豪知道他想起三年前的血腥暴動。他想起來那個被釘在石牆上示眾的男孩。他看著滿臉憂傷、低著頭的迦利。

“ 我不知道,湯瑪士 …”

跪在迦利前面,湯瑪士伸手捧住迦利的臉,讓他抬起頭看著他 ” 看著我,迦利 ”

迦利留下了一滴眼淚,湯瑪士馬上迎上前,接著溫柔的從下巴,慢慢的沿著臉頰吻到眼睛,把那眼淚吻去。

“ 相信我,迦利 …”

他們接吻。

他們繼續接吻,然後他們轉了方向,變成湯瑪士靠著牆,抱著縮在胸前的迦利的雙肩。

民豪看見迦利另一邊緊閉的眼睛又留下了一滴眼淚。

他不確定他們在說的是甚麼,因為離開迷宮是不可能,迦利好像也不完全願意向他一開始瑪士保證的,願意幫助不管湯瑪士有甚麼計畫,所以當湯瑪士忽然開始往下,把頭埋進迦利的雙腿之間的時候,他嚇了一跳。

吸允舔舐的水聲悶悶地從迦利曲起的雙膝間傳來,比較高大的男孩頭往後仰,雙手抓著身下男孩的深色頭髮,臉上是民豪沒有看過的表情。

這是什麼 ? 民豪無法撇開視線不看臉龐薄汗佈滿的美麗的迦利。

他的手再次往自己身下伸去,而且悄悄的往後穴滑去。

這次湯馬士溫柔的幾乎要讓民豪發瘋,他好想求湯瑪士不要對迦利這麼溫柔,快點像上一次一樣凶狠的幹迦利就好,因為他自己前面硬的發痛,後面又發癢到要發瘋。

其餘請 

评论
热度(3)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