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這天是湯瑪士進迷宮的第五天,也是他正式成為runner的第一天。

不難想像,民豪再度成為幽地第一個起床的男孩,但是這個時間卻遠比要出發進入迷宮的時間要早上很多,事實上,現在才凌晨三點。

民豪輕手輕腳的翻出吊床,他披上襯衫,沒有拿任何的照明工具,天色依舊是深沉,但是民豪知道自己要前往的路徑。

沒有幾分鐘,民豪就站在竹監牢的旁邊,距離不到一公尺,他想見的人就在裡面。

"湯瑪士"

民豪確定迦利已經離開竹監牢,所以此刻只剩下湯瑪士在裡面。

"嘿,湯瑪士"

一陣移動的騷動聲從黑暗裡傳來。

"誰?"

"民豪是你嗎?"

"是我,湯瑪士"

"現在是甚麼時候?你要做甚麼?"

"我要進去"

對方沒有聲音,民豪不想再等下去,他拉開門栓,跳入下斜的洞裡。

適應了黑暗的眼睛馬上就看到了披著衣服靠著牆坐著的湯瑪士,民豪趨身靠近,膝蓋碰到了對方的。

男孩非常肯定自己在做甚麼,但是在他繼續之前,他想跟對方確認一件事。

"湯瑪士"被關在監裡一個晚上的男孩明顯的抖了一下。

"你為什麼要跟迦利上床?"

不確定能不得到答案,而且他其實也完全不在乎迦利怎麼想,他只想要聽到湯瑪士的回答。

甚麼都好。

沉默的時間讓民豪幾乎以為湯瑪士不打算回答了,這時他聽到有點沙啞的聲音、乾乾的好像缺乏水的滋潤。

"民豪,迦利愛我,不是一般的那種,你知道,而他反對我是因為不希望我離開這裡,他不想要我進迷宮,因為我可能回不來"

民豪看著湯瑪士藏在暗處的眼睛,不發一語。他等著他繼續開口。

"我...我想我也愛上他了,所以我才更要進去迷宮,因為我不想要我們永遠困在幽地裡!我們一定要出去!"

"那我呢?"民豪胸口有一陣刺痛,跟他褲子裡已經脹大緊繃的堅硬一樣"我對你而言算是甚麼?"

"你..."

民豪已經知道答案。

"我沒辦法給你相等的情感,但是..."湯瑪士的聲音夾著苦澀,民豪感到一雙手繞上自己,臉被捧住了"我愛你操我到死裡的感覺"

民豪不再感覺到痛了,就在他聽到那帶甜的呼氣吹在耳邊,以及對上那一雙美麗的眼睛的時候。近在咫尺的就是那翹翹的嘴角。

他好愛湯瑪士的笑。

不管他跟迦利要怎樣,他無所謂。

只要他肯和他做,讓他親吻他,跟他說話,這樣就好了。

"對不..."民豪手指壓上男孩的唇,終止他本來要說的話"不用...我愛你...湯瑪士"

他的褲檔抵到了湯瑪士的。

"我不會停止的"

手依然繞著自己的男孩露出一種奇怪的眼神,好像是感動又好像是哀傷,忽然一個往前衝的吻撞到自己,跟著瞬間張開的嘴,這個吻馬上成了深吻,唇和口水揉捏著彼此的,湯瑪士整個人已經坐到了民豪的髖部上。

他笑了一下"來吧,幹我"

這句話是開關。


其餘請


评论
热度(2)
 
© 喬西凡克 | Powered by LOFTER